焦點新聞

台灣大學系統第四場成功之母講座
蔡朝陽:綠能環保領域的不敗勇者上緯從特用化學到離岸風電的創業故事

阿爸的一句話 蔡朝陽挑戰風電

「阿爸對我的影響很大,簡單來說,有了他的一句話─勇於挑戰,智識要夠,才有後來的離岸風力發電事業,以及那2部屹立在海中的風機。」上緯公司創辦人及董事長蔡朝陽(見圖,鄭任南攝)除了本身具備的專業能力,也很會說故事,他就用父親的一段故事來說明自己為何勇於挑戰新事業。

「低能兒」車禍後開竅

蔡朝陽的老家在南投縣名間鄉炭寮村,顧名思義,是個經濟不發達的鄉下地方。他回憶小時候家人往往要花3、4小時挑水回家,而他也不諱言時是個「低能兒」,6歲還在吃母奶。直到有一次騎腳踏發生車禍後,小二的他竟突然開竅,一路考上台中一中、清華大學,而這些都使他成為村中第一人。

他說小時曾跟阿爸推著300多斤的鳳梨去水里鄉販賣,有一回阿爸吃到非常美味的水梨,產生極大興趣,仔細詢問賣梨人,對方說要深耕才能種出好梨。結果他阿爸回去就揮動鋤頭,一鋤一鋤把土挖深、掘鬆,開始種水梨。而這種梨的成長期很久,要4、5年才能收成。好不容易梨真的長大了,並且交給叔叔代銷,結果卻賣不出去,只好砍掉改種別的作物。

蔡朝陽說,這件事對阿爸是個打擊,而他看在心裡卻不敢問。直到2008年阿爸在台大醫院開刀,蔡朝陽忍不住跟提到當年種梨的往事,並認為當時對家裡的經濟影響甚鉅,可說是花大錢卻沒收穫。不料他阿爸仍堅持當年自己做的事並沒錯,本以為種高接梨應該能改善家裡和村人的生活,但因海拔不夠高,所以長出的梨並不好吃。

父親的故事 給他啟示

蔡朝陽的阿爸對當年的事下了結論,也就是他始終覺得是在做對的事,無奈知識不夠、智慧不足,結果自然也不理想。蔡朝陽說:「勇於挑戰、智識要夠,阿爸的話對我影響很大。後來我會邁入離岸風電事業就是受到這句話的啟發,凡事要勇於挑戰,遇到困難時則要找出原因,運用專業來解決。」

此外,蔡朝陽也提到以前家鄉有很多人出去就沒再回來,因為在異鄉發展失利。而這個環境因素也對他產生影響,使他想做個成功的人。因此高中時他就想到將來要做出不一樣的事業,念清大研究所更決定放棄修博士,轉而走上創業之途。就是有這樣堅定的意志,加上阿爸當年的話在不時鞭策,他才能打造出前無古人的台灣離岸風電事業。

被颱風追著跑 神奇漂流之旅

「成功之母講座-如何變成傳說中的獨孤求敗」,昨請來上緯國際投資控股公司董事長蔡朝陽,分享建置示範離岸風機的心路歷程。工程船曾為了躲避颱風,一路從基隆奔逃到高雄,還差點無法進港在海上覆沒,如今2座風機已能供8000戶家庭一年用電量。

蔡朝陽表示,台灣海峽風況全球數一數二,是老天爺給的財產,既然老天給了我們這樣棒的風場天然資源,當然要投入風電。另一方面,政府預計2025要邁入非核家園,核電除役後的電力缺口需要補足,政府瞄準發展再生能源,政策上也得到支持,因此台灣很適合發展風電。

蔡朝陽指出,去年在苗栗外海2座示範離岸風機的建造過程也歷經風波,有一次,機件因故障需要維修,團隊不眠不休找解決方案,特地從韓國請來浮吊船支援,整個工期又因此延了3個月,算上工程船的租金和運作費,每天都要燒掉1000萬元以上,光這90天就花了10億元預算。

蔡朝陽表示,建置風機途中還曾遇上尼伯特颱風攪局,颱風警報發布時航港局標準作業流程要求港口清場,起初工程船無法停靠基隆港,只能往南走,抵達台北港颱風路徑又修正,只能繼續往南撤,最後到了高雄港時颱風已經來了,高雄港雖然一度要求「趕快跑」,但大船的船速實在跑不過颱風,也沒油料可以消耗,還好航港局網開一面讓工程船進入高雄港停靠,才讓工程船躲過了在海上翻覆的命運。

蔡朝陽指出,2座示範離岸風機的預算一路從16億元拉高至40億元,其中有40%的費用是因在台灣沒有離岸風電的產業鏈,就連現場的電機調適人員都還要遠從丹麥聘請來台,一天要付3萬元,未來離岸風電產業一定要本土化,否則成本實在太高。

談起奮鬥過程,蔡朝陽多次哽咽,他表示,工程只能在天氣好時施作,就算大半夜也要爬起來工作,在船上的員工有時甚至1、2個月不能回家,員工這麼支持,他當然要撐下去,去年10月底終於完成這兩部示範風機,現在已經發電300萬度了,可供8000戶家庭一年的用電量。

性情中人 講到艱辛處他哽咽

熱血創業家蔡朝陽跨出離岸風力發電的第一步,引起青年學子的好奇與欽佩,紛紛提出各種問題,而蔡董也不吝分享自己的心得,期勉後進要堅持自己的目標,全力以赴。

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的漳玨賢問到,學校教育提供了什麼環境、養分與膽識,讓蔡董敢去挑戰這些事?

蔡朝陽說,他念研究所時曾向老師要求,論文題目由自己選,老師開出的條件是經費要自己找。後來就真的找到廠商贊助,而當時就有創業的想法,要闖出一番新事業。

台灣大學的龍吟欣關心的是離岸風力會面臨在地漁民反對,以及法律層面的問題,而企業發展乾淨能源如何兼顧環境正義與社會對話的重要性?

蔡朝陽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說,創業期間曾到漁港親眼目睹漁民的生活,當時就覺得要花時間溝通,後來有的員工就真的就以當地為家,簡單說就是要有同理心。

台灣科技大學的李建宏詢問,以其發展離岸風力的經驗來看,台灣真的準備好了嗎?蔡朝陽說:「碰到困難就知道需要什麼人才,這會讓大家了解年輕人未來的機會在哪裡。我們要把所遇到的困難和學校分享,就以簽約時面臨的法律問題而言,律師費一天就是100多萬元,所以法律系的人才同樣重要。」

在蔡朝陽的奮鬥歷程中資金非常重要,也有其困難度,昨天的座談會連公司的監察人都站出來相挺。所謂「心事誰人知,眼淚吞腹內」就是那段期間的寫照,雖然有人認為綠色能源不應由上緯來承擔,但也因為這樣,有了上緯走出第一步,台灣的離岸風力發電才會有目前的成果,以及未來更龐大的機會。

蔡朝陽不愧是是性情中人,講到艱辛之處不禁數度哽咽落淚!但他一再強調要拚下去、要撐下去,也宣布上緯即將拿到電力執照,台灣未來一定會擁有乾淨的能源,大家要有信心。

抱持同理心蹲點 漁民相挺

上緯國際投資控股公司董事長蔡朝陽克服了重重難關,在苗栗外海建置2座示範離岸風機,當中也包括充分與漁民溝通協調,他派了3名幹部赴漁村蹲點,抱持同理心原則,讓原本抗議風機的漁民,最後投下超過9成的贊成票,認同蔡朝陽與上緯團隊的付出。

蔡朝陽表示,做為首個示範風場,從0到1的過程實在很艱辛,要經過7個相關審查會議,還有環評委員會評估對海岸影響,檢視是否會掏空底沙、風機旋轉過程是否會傷及海鳥,以及對白海豚的影響等。甚至要取得施工許可之前,還收到文化部來文告知,開發地點可能有清朝康熙年間的古沉船,要他們證明該地並沒有古沉船。

蔡朝陽說,複雜的問題當然也包括與當地漁民溝通的問題,曾有一次他開車到當地漁港,去看未來要開發的海域,看見港邊有3個漁民在吃著便當,他便上前關心,問到「今天沒出海嗎?」對方則說,平常生活就是這樣。

蔡朝陽指出,自己也是農家出身,這一幕對他的啟示相當大,人家漁閒時甘願吃著便當過簡單的生活,知道漁民們只不過是討口飯吃,而上緯憑什麼請他們支持再生能源,因此他告訴同事,面對漁民絕對要抱持同理心。

蔡朝陽表示,2010年他就派3位公司幹部到竹南、後龍與周遭漁民搏感情,幹部們幾乎等於是拋家棄子一般,完全以漁村為家,漁民連大半夜裡船隻壞掉也找他們幫忙,有一次,漁民打算來抗議,但臨時抗議名單少了2人,打探原因才知道這2人是生病無法外出,他還趕緊請同仁買禮品前往探視。蔡朝陽指出,他前前後後花了約5年爭取漁民諒解,路程艱辛,最後投票表決時,得到了高達94.7%的同意票通過,「就是靠同理心爭取而來的」。

蔡朝陽表示,整個過程中貴人實在太多,前後任政府都曾給予他幫助,讓他知道,原來為了台灣的未來,藍、綠也願意坐下來談畫。政府部門方面,包括能源局和營建署都是他的貴人,當公家單位知道他們要為台灣做事,甚至周末時間還願意替他們加班。


蔡朝陽阿爸的一句話挑戰風電

國立台灣大學張慶瑞副校為講座引言


蔡董事長與三校學子對談

全場滿座 座無虛席